朱建萍:好弟媳近20年的坚守

时间:2017年06月29日 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:

朱建萍:好弟媳近20年的坚守

人物简介:朱建萍,女,1963年11月生,中共党员,阳湖镇柏山社区退休居民。

事迹简介1989年,朱建萍嫁入这个有些特殊的家庭,没有公婆,家里有个残疾的大哥、高中刚毕业的弟弟和一位无儿无女的大姨。1994年大姨突患脑溢血,瘫痪在床,她主动承担起照顾大姨的担子。1998年,残疾的大哥又患上肺心病,作为弟媳,她更是承担起照顾患病大伯的重任,这一坚持,就是将近20年。

正  文:朱建萍和爱人是经人介绍相识、相恋的,1989年,俩人步入婚姻的殿堂。然而,朱建萍面对的这个夫家却有些特殊,没有公婆,只有三兄弟和他们的大姨。“我爱人在家排行老二,9岁时父亲去世,23岁时母亲又走了,我嫁过来的时候,除了一个大姨,家里还有个残疾的大哥和高中刚毕业的弟弟。虽然看到是这样的家庭,但我没有后悔嫁过来。不在乎钱有多少,在乎的是心情,一家人平平安安,开开心心就好。”心地善良的朱建萍从此就成了这个家的一份子。

    大姨无儿无女,性格开朗的朱建萍便把大姨当婆婆好生对待。1994年大姨突患脑溢血,瘫痪在床,朱建萍主动承担起照顾大姨的担子,每次帮她擦洗,大姨都会感激地说“你嫁进来就没有婆婆,在这个家也没享什么福,现在还要照顾我。”朱建萍则微微一笑说,“我跟你有缘啊!”由于朱建萍工作忙,本来给大姨请了保姆专门照顾她,可大姨又心疼钱,把保姆辞了,朱建萍便把大姨接到自己家中照顾。善心并未改变命运的安排,1997年大姨还是永远地离开了她们,“当时我心里很不是滋味,人这么说没就没了,能健康地活着多好啊!”

    还未从大姨离世的悲痛中走出,1998年,朱建萍爱人的大哥又患上肺心病,一年住了四次医院,几次都下了病危通知书。“那年大伯45岁,我才34岁,基本上都是我在医院里护理,我也没觉得哪里不方便的。”朱建萍在家中兄弟姐妹5人中是小女儿,可以说没吃过什么苦,但嫁过来之后,她却义无反顾地承担起了照顾大伯的重担,“照顾他是我的义务也是责任,为了丈夫能安心工作,我多付出一些也是应该的。”在护理大伯的过程中,她也深刻感触到,“病人真的需要家人的关怀,看着他氧气、导尿管全身插满,我换位思考下,如果换成是我整天躺在病床上,我也希望得到家人的关心。这么一想,也就不觉得自己委屈了,只想尽心服侍。”要是哪天看不到朱建萍,大伯还会打电话找她,说想她了。

当时朱建萍在单位任财务室主任,每天忙着上班,还要抽空照顾病中的大伯,各种辛苦不言而喻,但她却没有任何怨言。“那时候我感觉自己就像个陀螺,每天买菜、烧饭、接送小孩、上医院,不停地转,不过也熬过来了。生病的人自己也怄,家人态度的好坏直接影响到他活下去的信念,我们对他的安慰和接纳也给了他生活的勇气。”医生说过像大伯这种病,发一次就重一次,都说久病成医,长期在医院护理大伯的朱建萍不仅跟医生护士成了朋友,也成了半个“医生”,对大伯的病情她是最清楚的了。大伯出院后,为了方便照顾,朱建萍干脆把大伯接到她家,还拿个笔记本,把大伯的饮食等注意事项全都记录下来。在她的悉心照料下,大伯的病情趋于稳定,三个月没有出现异常。后来大伯过意不去,执意要回自己家,放心不下的朱建萍还每天保持电话联系,有空就陪大伯聊天。在家人的关爱下,大伯的病好多年未复发。

年前大伯再次发病,一天晚上,爱人和弟媳守在医院,换她回家吃饭。“记得我饭还没吃好,爱人就打电话来说大伯没有心跳,快不行了。等我赶到医院,看到医生正在电击治疗,我就拽着大伯的手,叫他不能走。那天下午他还在跟我们讲遗言,说‘下辈子我们还做兄弟,你还做我的弟媳。’那会儿我才真正体会到生离死别的感觉,眼泪哗哗地流。幸好第二天早上大伯就醒过来了,今年他64岁,到现在身体都还好。每年三十晚我们都是一大家子一起过。”在她的言传身教之下,儿子对大伯也很孝顺,一家人生活得其乐融融。

如今55岁的朱建萍从屯溪区食品公司退休,她们家还曾被评为屯溪区五好文明家庭。不仅把自己的小家照料的井井有条,朱建萍还当选为柏山社区居委会副主任、江南新城小区一支部支委,身为社区志愿者的她组建了江南新城健身队,积极参与社区各项活动,在社区大家庭里贡献着自己的力量。提及照顾大伯的事,她总说自己所做的都是应该的,她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一家人好好的,健康平安比什么都重要。

朱建萍于2017年6月被评为屯溪区第二届“道德模范”。